林青霞亮相香港书展 作家身份分享创作心

2017-10-20 12:11

  这场让圈内圈外同时疯癫是预料之中的,从工作人员到记者都自觉得被俘虏成“霞迷”,没有例外。昨天傍晚,蛰居已久的林青霞出现在香港书展上,分享自己的文学作《窗里窗外》创作心。

  只能容纳800人的香港会展中心厅,开场前半小时已严重超载,多余的千余位读者只能在闭电视遥望着霞影。被挡的读者饮恨道,这是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。

  好友徐克和施南生夫妇坐在第一排最中间,李敖也赶到捧场,董桥、张叔平、杨凡盛装出席,好友们的呼应,博得美人粲然。

  晚上6时,林青霞一袭黑衣仪态万方,众所之下款步上台,她坐上一把绛紫色的绒毛靠椅,像一朵“最诚恳的白色山茶花”静静绽放,黑色的裙边泛起香气。“不要叫我大美人,做美人很累的!不要叫我大明星,我现在是作家、作家、作家!”青霞一记开腔,还是不急不徐的台北调,三分江雁容七分云之凡,把观众的呼吸勾回到二十年前。

  她本人是这样诠释着新书书名《窗里窗外》:“那年我完成了学业,放下了书包,又马上背起了书包,走进《窗外》剧组。直到我嫁到香港,又走进了窗里,后来,一直在窗边写作……”

  林青霞写作的推手之一是《》副刊编辑马家辉,他也是昨日的主持。马家辉于勾了林青霞的创作欲,林青霞第一次写作是为了怀念过世的黄霑,下笔就没有停过。马家辉对篇《沧海一声笑》的提议只有四字:一字不改。

  自此往后,林青霞时常熬夜写作到四更,但她不觉孤独,一上有那么多的贵人在帮助着自己。听到林青霞要在文稿纸上启航,杨凡送来一大叠稿纸,施南生送来一套限量版的好书。第一读者金圣华教授会给出,林青霞说,如果她不吭声,我就收起来,不发表。散文家董桥还传授林青霞散文结尾的秘诀,“你爱在哪里停,就在哪里停。”倒只有琼瑶,邀请林青霞为《窗外》纪念版作序,林青霞刚开始写不出来。“这太了。我觉得,专业写作的人实在太伟大了。”

  林青霞的“野心”,却显然不仅限于一本两本作品,她闲时摹仿的野兽派马蒂斯的画,颇具神韵,她报名至香港城市大学书法,修文习字两年,她还捧读季羡林和杨绛的散文,学得性情所致的书写,善收巧能放拙。飞去听蒋勋的文化课,也是林青霞生活的一部分,她自称,那叫“文化美容”。

  有了一本作,还惦记着有第二本,上了文字瘾的林青霞也透露了下一步写作计划,是挑战倪匡的“千字小说”。她说:“我有一个小小的野心,我希望,等到林青霞60岁的时候,她会是一个艺术家。”